“华南虎”之死调查:职业足球为何凋零在足球之乡?

2020-02-14网络整理 编辑:PK10玩法

  新华社广州2月14日电 (记者王浩明)位于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的中甲俱乐部广东华南虎13日晚正式宣布解散。

  梅县是中国的足球之乡,这里足球氛围浓厚,历史上曾经培育出了李惠堂、曾雪麟、池明华和王惠良等国脚。2020年的春天,职业足球却在这里以一种让人唏嘘的方式告别。

  靴子落地

  13日晚,广东华南虎俱乐部官方微信推送中的告别海报饱含离愁别绪—— “时日有序,聚散有时。天涯未远,岁月无虞。感谢有你,江湖再见”,留给了人们一个不甘的背影。

  “华南虎”的解散,是悬着的靴子最终落下。早在2019年底,就有消息称这家俱乐部因资金问题无法坚持,可能会退出职业足坛。

  俱乐部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华南虎”欠了球员半年、大概三千多万的工资。2019赛季结束后,俱乐部的投资人和工作人员一直在努力,希望能够保住俱乐部。

  然而,中国足协在2月4日的一纸公告让这家俱乐部的命运实际上已经盖棺定论。这份《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进行公示的通知显示,上海申鑫、广东华南虎、四川隆发3家上个赛季的中甲俱乐部,与南京沙叶、福建天信、大连千兆、银川贺兰山、延边北国、吉林百嘉6家上赛季的中乙俱乐部,在2月3日下午5点的截止时间之前未能提交“确认表”。

  中国足协官网截图

  由于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是获得准入资格的刚性要求,这也基本上宣告了包括“华南虎”在内的九家俱乐部告别职业足坛。

  俱乐部副总经理王骞告诉记者,直到足协公示他们还没有放弃,而是仍然做着最后的努力,一方面与足协沟通,希望获得宽限的时间,另一方面给球员做工作,希望球员先在确认表上签字,让球队保住中甲资格。

  但截至13日晚,“华南虎”一直没有等来足协“特赦”的消息,且仍有多名球员未在确认表上签字,俱乐部决定就此宣布解散。

  欠薪之问

  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欠薪是一个老问题,甚至是一个始终伴随中国职业足球的魔咒。职业化初期联赛不规范,有很多投资人恶意欠薪,球员是弱势群体,讨薪无门,甚至闹到罢赛、上访。此后中国足协严厉打击欠薪行为,近年来出台的“工资奖金确认表”制度要求俱乐部在下一个赛季开始前提交所有球员、教练和工作人员签字的工资和奖金确认表,若不能如期上交,俱乐部将被取消准入资格,被称为对付欠薪的“大杀器”。

  记者调查了解到,这两年随着职业足球投资门槛越来越高,而不少投资人普遍面临着主业下滑、现金流吃紧的情况,欠薪又开始死灰复燃,到2019赛季,欠薪问题已经大面积波及中甲和中乙俱乐部。

  其实,2020年中国足协对于中甲中乙俱乐部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提交日期原定为1月15日,由于很多俱乐部无法提交,两次延后至2月。但最终仍有九个俱乐部未能提交,在两次“缓刑”后被宣判“死刑”。

  记者从多方了解到,不止一个已经提交确认表的俱乐部存在欠薪问题,有俱乐部成功说服了球员在确认表上签字,承诺在此后解决拖欠的工资,暂时度过了危机。

  “我们工资发不出来是真没钱,不是恶意欠薪,特别可惜。有些俱乐部可能给球员做工作比较到位,我们最后几个球员还是不签,就这样解散了。如果今年能继续踢的话,我是有信心工资能发的,也许能有更大的投资人进来。”王骞说。

  包括王骞在内的不少业内人士向记者反映,虽然足协对欠薪的“零容忍”是为了保护球员,规范俱乐部运营,但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欠薪就直接取消准入过于“简单粗暴”,可根据实际情况采取“罚分”“降级”等措施,给俱乐部一个缓冲的机会。

  也有球员表示,俱乐部在这个时间解散是两败俱伤,自己面临的境况就是无球可踢,如果找不到下家,甚至会就此结束自己的足球生涯。

  “如果足协的规定让俱乐部破产,让球员退役,这还是一个好规定吗?”这名球员发出疑问。

  转瞬兴衰

  俱乐部管理人员表示,其实“华南虎”在2019年初就已经陷入困难,投资人多方筹措资金,但仍然无法填补缺口,俱乐部也一度谋求转让,但由于种种原因也未能达成。

  工商信息显示,广东华南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是梅州市集一建设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股东是占比90%的自然人刘水和占比10%的李秋玲。

大家都爱看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